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重组破局 发挥地区资源禀赋优势一一中原经济协作区钢铁产业如何高质量发展


"我们有14亿人的人口市场,钢铁需求总量不会出现断崖式的下跌,所以对于钢铁企业来说,更重要的是眼光向内,明确自身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8月26日,在河北省邯郸市召开的中原经济协作区钢铁产业促进大会成立大会暨中原经济协作区钢铁产业链及转型发展座谈会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首席经济分析师,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拥军如此强调。

       中原经济协作区是我国成立最早的区域经济合作组织之一,由晋翼鲁豫四省交界区域的13市组成。这一区域具备钢铁产能1亿吨以上的“巨无毒”体量,7个涉钢市(区)以及近40家钢铁企业,可谓是钢铁产业的高度聚集区。那么,在当前的下行周期中,中原经济协作区的钢铁产业如何发挥差异化竟争优势?
资源重组打破同质化竞争
大会上,“重组”成为与会领导和专家探讨的高频词。
       实际上,中原经济协作区虽然聚集了众多钢铁企业,但这些企业大部分规模较小,且产业集中度低,抗风险能力也不高,在钢铁产能大省中市场话语权较弱,常常处于激烈的竞争中。
       针对这一情况,河北省治金行业协会执行会长兼秘书长迟桂友在致辞提出建议:“根据协作区内的产业现状和资源烹赋,如果能够将资本作为纽带,跟踪市场和用户需求结构的变化趋势,同时兼顾不同类型企业产品定位与分工必然能够有效整合协作区内产业链条上的企业资源。”这在晋冀鲁豫中原协作区的主战场上,就要求重新排兵布阵,强化协作区内产业协同创新能力,不断加大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的力度。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冶金工业信息标准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张龙强也在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原钢铁产业的崛起只有通过实质性联合重组才能完成深度转型发展,首要的工作建议便是建立区域性资源协助平台,重组破局。
      但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顾颜也直接指出:“联合重组的最大目标就是优化资源配置,获取协同效应,否则联合工作没有意义。”那么,具体如何重组资源又成为新的问题。以粗钢的产销为例,国内粗钢年产量大约10亿吨,如果产钢用钢达到无缝对接,基本能够实现“自产自销”,但事实上我国钢铁产能相对过剩问题一直长期存在。迟桂友认为要想解决中原经济协作区资源配置优化这一问题,走产业集群智能制造的技术路线是必由之路。他表示:“必须要以产业集群的智能管控有序组织差异化生产,从根本上避免同质化竞争造成的信息差与资源浪费。在中原经济协作区钢铁产业促进会的统筹协调下,头部企业未来将致力于携手建立钢铁联合生产运营一体化智能平台,以智能化平台经济体代替企业经济体,各生产环节一体化管控、差异化生产,实现协作区内产钢用钢供需平衡。
       除此之外,迟桂友也指出中原钢铁企业的智能化转型关键在于从技术切入,推动管理模式、生产方式等转型,实现新一代信息技术与生产工艺技术、管理技术的深度融合。在企业层面,要发挥中原地区骨千企业的带头作用,形成一批专业化解决方案,培育一批系统解决方案服务商。而整个行业层面,则要完善行业智能制造标准体系,集中力量攻克一批“卡脖子”钢铁材料和核心技术,加快中原经济协作区钢铁产业高端化的发展步伐。

降本增效应对行业下行周期


      突破困境首先要认识困境。当前的钢铁行业不可避免地仍然处在下行周期中,李拥军指出:“面对重复性的钢铁危机,我们希望用新的视角去看待它,特别是中原地区的钢铁企业,这些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中国钢铁的脊梁,是钢铁强国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要更加清楚面对的困境是什么,最终检验突破困境的指标又是什么。”他认为如果仅仅将关于钢铁危机的倾向性报道直接嫁接到国内,以此来判断中国应对钢铁危机的方式很容易发生逻辑上的错误。
般而言,钢铁进入下行周期最直观的表现首先是产量下降。在1974年到1984年的10年钢铁危机期间,英国的钢铁产量下跌近60%,美国下跌近40%,西德下跌26%,法国下跌近30%,包括2015年中国钢铁行业系统性下行时,诸多提倡以制         造业转型为主要内容的“后钢铁时代”言论甚常尘上。但进入21世纪时,欧美国家又开始实行机械制造业的回归,至今美国关键性的先进、高端制造业仍然在强调本土竞争优势,这种结果实际上已经宣告了诸如“后工业时代”“后钢铁时代”等观点的破产,也证明了钢铁是这个时代必不可少的工业材料。下行周期的直观表现还包括工人用人数量的下降。同样在1974年到1984年的十年间,英国钢铁业的产业工人人数从近20万人下降到不足7万人,下跌65%,美国钢铁工人人数从超过50万人下降到23万人,跌幅超过一半.....人员的缩减看似是钢铁行业的意退,实则抹平了低效岗位,带来了生产效率的大幅度提升。李拥军感慨道:“在每一次钢铁行业面对危机时,都是钢铁行业自身的一次重生,一次痛苦的修炼。”
       那么,当下我们面临着下行的趋势,需求总量基本保持平稳,但是供应又是过剩的,企业都在拼成本,“中原地区的钢铁要成为世界型钢铁企业,最重要的表观性指标便是企业的自动化水平和人均的产量效率的提升,”李拥军“在这方面要学习欧美国家通过壮士断腕、咬定青山不放松取得历史性进步的决心。
       迟桂友也表示利用区域内钢铁企业已有资源打造起钢铁产业链全系统、全链条价值链。利用新技术主导钢铁产业链的结构调整、转型升级,提高生产效率,同时用新的增长模式延伸钢铁产业的新产业领域,提高钢铁工业产品及服务的附加值,提高回报率.

绿色低碳迎接高质量发展

       此次大会也特别聚焦于中原经济协作区内钢铁产业链的高质量发展。围绕“1231”的行业发展目标和“232”的重点工作,顾颜在报告中也对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对产业发展的措施进行汇报,其中重点强调了绿色低碳发展和智能制造的两大发展主题,以及“产能置换”“超低排放”“极致能效”三大改造工程。但北京青蓝文旅规划设计院院长,中国旅游景区协会规划委员会专家,中国城市科学规划设计研究院旅游总规划师马牧青从生态环境的角度对钢铁产业进行剖析后却指出:“中原经济协作区内的城市,基本没有进入国内空气质量相对较好的前20名城市,但是后20名的却大部分在这个区域内,说明中原经济协作区内的环保问题确实值得重视。"
        实现高质量发展,需要强化能源、钢铁、煤化工等行业资源进行精准嵌入。从而推进产业资源循环链接,加强产业链跨区城协同布局,达成上下游企业、行业间企业开展协同降碳。在企业交流的座谈会上,河南省长垣市起重装备制造行业协会副会长、秘书长余国海从钢铁产业链条上更加微观的视角进述了下游客户对钢材的绿色化要求,“起重机想实现生产过程的绿色化、生产的产品绿色化,降低自重、实现轻量化是很重要的措施。这固然有赖于技术团队的设计能力,但高质量的钢材是降低自重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
        因此,迟桂友表示:“中原地区的钢铁企业未来会将强化绿色低碳作为安身立命的根本理念。他提出,在中钢协引领的超低排放工程推动之下,首先,中原经济协作区钢铁企业将共同致力于解决区域间,乃至同区域内不同企业因超低排放改造进程不同出现的吨钢环保运行成本差异。其次,通过聚焦钢铁行业中的关键环节,联合协作区内外专家智毒团的技术力量,来实现关键节能降碳技术示范应用,把绿色低碳从理念标准到实施推进全方位融入产业链之中,为协作区上下游产业链的绿色化贡献智慧与方案,推动钢铁产业向更高质量的发展。